学院首页 | 学院概况 | 师资队伍 | 学科建设 | 本科教学 | 研究生教育 | 招生就业 | 党建工作 | 团学工作 | 思想文化 | 规章制度 | 重点实验室 
站内搜索:
 
  思想文化
 思想文化 
 
  思想文化    
弊政·述政/名言辞典
2016-06-21 10:46  

 

  【一人飞升,仙及鸡犬】语出清代蒲松龄《聊斋志异·促织》。一个人上了天,其鸡犬也都跟着成了仙。二句话讽刺旧时一人得势,附从者随之发迹的黑暗政治。现常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本汉代王充《论衡·道虚》所载汉之淮南王刘安举家升天的传说——“淮南王学道,……遂得道,举家升天,畜产皆仙,犬吠于天上,鸡鸣于云中。”

  【一人在朝,百人缓带】唐谚。见《全唐诗》卷八百七十七。一个人做了官儿,就有许多人洋洋得意。意近“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缓带:放宽衣带,从容自在貌。

  【一人奉口腹,百姓竭膏油】语出宋代石介《汴渠》诗。一个人满足了口腹之欲,众百姓竭尽了脂膏。二句诗揭露反动的封建统治者对劳动人民的残酷敲榨。奉:进献。膏油:喻指劳动人民用血汗换来的财富。

  【一丛深色花,十户中人赋】语出唐代自居易《买花》诗。一丛牡丹花,便值得上十户中等人家一年所交的赋税。二句诗讽刺统治阶级的奢侈豪华。深色花:指红牡丹。中人赋:即中户赋,唐代按户口征收赋税,并根据家产多少将民户分作上户、中户、下户(见《旧唐书·食货志》)

  【一边载出一边来,更衣不减寻常数】语出唐代王建《宫人斜》诗。一边把死了的宫女的尸体运出,另一边就把新挑选的宫女载进;侍奉皇帝的宫女数目从来不会减少。二句诗大胆地揭露了封建皇帝的荒淫生活。更衣:换衣服,指侍奉皇帝的人。寻常:平时。

  【一饭中人产,千金匹马装】语出清代陈恭尹《所见》诗之一。一顿饭的价值抵得上一户中等人家的财产,一匹马的装扮要费去上千斤黄金。二句诗尖锐揭露了封建特权阶层穷奢极侈的生活。中人:中等人家。

  【一粒红稻饭,几滴牛颔血。珊瑚枝下人,衔杯吐不歇】语出唐代郑遨《伤农》诗。生产一粒红稻米,耕牛就要磨破一层皮,滴下几滴血。在珊瑚枝下滥饮的人,喝醉了酒,就不断地把米饭呕吐出来。四句诗把剥削者不珍惜劳动人民用血汗换来的粮食,恣意糟蹋的罪恶行径,揭露得一针见血。红稻:一种颜色发红的优质稻米。颔(hàn):下巴。珊瑚枝:珊瑚骨骼相连,形如树枝,很名贵。衔杯:饮酒。歇:停止。

  【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语出唐代杜牧《过华清宫》诗之一。一匹驿马飞驰丽来,后面扬起红色的尘土,杨贵妃见状欣然而笑;除了她,没有人知道是传送鲜荔枝的来了。二句诗深刻地揭露了封建统治者穷奢极欲的腐朽生活。《新唐书·杨贵妃传》记载:“妃嗜荔支,必欲生致之,乃置骑传送,走数千里,味未变,已至京师。”二句诗本于此事。红尘:带有红色的尘土。妃子:指杨贵妃。

  【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语出明代顾大典《青衫记·承璀授阃》。谓一旦掌了权,就发号施令。二句话揭露了旧时官场小人得志后的狂傲表现。语本唐代朱湾《奉使设宴戏掷笼筹》诗:“一朝权在手,看取令行时。”

  【二月卖新丝,五月粜新谷。医得眼前疮,剜却心头肉】语出唐代聂夷中《伤田家》(一作《咏田家》)诗。二月份蚕刚孵出,蚕丝却已卖掉;五月份才长出谷苗,新谷也作价出售了。眼前的痛苦虽然解脱了,可是剜去了全家人的命根子!四句诗写当时在统治阶级的残酷剥削下,劳动人民的悲惨生活。粜(tiào):卖出粮食。眼前疮:喻指眼前的困难。剜(wān)却:用刀子挖去。心头肉:喻指一年的劳动果实。

  【人之乱也,由夺其食;人之危也,由竭其力】语出宋代邓牧《伯牙琴· 吏道》。老百姓叛乱,原因在于抢夺了他们的生计;老百姓铤而走险,原因在于无情地驱使他们。几句话把当时社会人民奋起反抗的社会政治原因深刻地揭露出来。食:生存所需,生计。危:不安,铤而走险。

  【人间行路难,踏地出赋租】语出宋代苏轼《鱼蛮子》诗。人世上出门走路都很困难,脚一踏在地上,就要交纳租税。二句诗深刻地揭露了封建剥削的苛重。前句用唐代杜甫《将赴成都草堂途中有作先寄严郑公》诗“信有人间行路难”句。赋租:泛指租税。

  【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语出清代吴敬梓《儒林外史》第八回。当上三年的清廉知府,也要搜刮到十万两白银。二句话至为深刻地揭露了当时那种社会官吏贪污成风的事实。知府:官名,府一级行政长官。雪花银:白银。

  【上品无寒门,下品无势族】语出《晋书·刘毅传》。上品人才中没有出身贫寒的人,下品人才中没有世家大族出身的人。二句话指斥了九品官人法保护世家大族利益,压抑庶族士人的反动本质。上品:士人中“才能”最优的一类,包括上上、上中、上下三个品级。寒门:指出身贫寒的士人。下品:士人中“才能”最差的一类,包括下上、下中、下下三个品级。势族:指世家大族出身的人。

  【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语出宋代林升《题临安邸》诗。山外有山,楼外有楼,西湖上的欢歌乐舞什么时候才有个休止!二句诗揭露腐败的南宋统治者醉生梦死、苟且偷安的丑恶嘴脸。现常用前句形容风景一处比一处好,或比喻能人之外还有能人。西湖:在今浙江省杭州市。休:停止。

  【及第不必读书,作官何须事业】唐人语。见《全唐诗》卷八百七十六。考取进士不一定需要读书,当官何必有所成就。系愤激之辞。及第:科举应试中选,特指考取进士。事业:成就。

  【马蹄踏沙虽净洁,牛领牵车欲流血】语出唐代白居易《官牛》诗。走在沙路上倒是使马蹄子洁净了,可是拉着车子的老牛却要把脖子磨出血!二句诗揭露了官老爷为了一己之便,滥用民力,劳民伤财的恶行。牛领:牛脖子。

  【女弟新承宠,诸兄近拜侯】语出唐代崔颢《相逢行》诗。做妹妹的刚刚蒙获恩宠,各位兄长就要进官加爵。二句诗是当时少见的针砭时弊的佳言。女弟:指杨贵妃(杨玉环),最初她被册封为寿王(唐玄宗的儿子李瑁)妃,后为玄宗自纳。承宠:指杨贵妃得到玄宗的庞爱。诸兄:指杨贵妃的伯叔兄弟杨銛(官鸿胪卿)、杨錡(官侍御史)、杨钊(即杨国忠,官右丞相)

  【王事靡盬,不能蓺稷黍】语出《诗·唐风·鸨羽》。谓劳动人民负担的公差无休止,以致连稷黍也顾不上种。靡(mǐ米);无,没有。盬(gǔ古):停止。蓺:古“艺”字,种。

  【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则不然,损不足以奉有余】语出《老子》七十七章。意谓自然界是减少有余的来补给不足的;社会却不是这样,它是减少不足的来献给有余的。说明“天道”是公平的,而“人道”是不公平的。后以“损不足以奉有余”说明反动统治阶级对劳动人民的残酷剥削。损:减少。奉:奉献。

  【天子好征战,百姓不种桑。天子好年少,无人荐冯唐。天子好美女,夫妇不成双】语出唐代曹邺《捕鱼谣》诗。意谓天下以最高统治者的好恶为好恶,以致生产荒废、贤才见弃、夫妻离散。这首小诗痛斥了胡作非为的专制统治者,语言通俗但极其辛辣,具有很强的战斗性。天子:专制统治者。种桑:泛指生产。冯唐:西汉文帝时人,颇有才能,敢于犯颜极谏,曾在文帝前为云中守魏尚辩解,指出“赏轻罚重”之失,因而受到重用,他受知于文帝时,年纪已经不小,此代指年老而确有才能的人。

  【天地莫施恩,施恩强者得】语出唐代邵谒《岁丰》诗。上天切莫施加恩惠;施加了,也只是被有权有势的人得去。二句话极其尖锐地揭露了统治阶级对劳动人民的残酷掠夺。施恩:指使风调雨顺,庄稼丰收。强者:指富贵之家。

  【无力买田聊种水,近来湖面亦收租】语出宋代范成大《四时田园杂兴》诗之三十五。没有力量买得田地耕种,姑且种些水生植物吧;不曾料到,近来水上也开始收租了!二句诗把封建剥削的无孔不入揭露得至为深刻。聊:姑且。种水:指种水生植物。

  【木有文章曾是病,虫多言语不能天】语出清代龚自珍《释言》诗之一。树木有好的纹理,反被视为病害;善于鸣叫的昆虫却不能遂其自然之性。二句诗暗含了作者对于自己因议论时政而受到责难这一情形的愤慨,揭露了当时那种社会的黑暗政治。文章:花纹。

  【木秀遭风折,兰芳遇霰萎】语出唐代白居易《代书一百韵寄微之》诗。树木出类拔萃就会被狂风摧折,兰花飘溢清香就会被雪珠残败。喻指贤人在世便不免遭小人诋毁。前句本三国李康《运命论》:“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秀:特异于众。兰:兰花,多年生草木植物,味清香。霰(xiàn线):雪珠,即雨点下降遇冷凝结而成的微小冰粒。萎:枯萎。

  【不必直谏而险,直言亦险;不必临战而险,立朝亦险】语出清代唐甄《潜书·利才》。不一定只有犯颜强谏才算危险,说话刚直也很危险;不一定身临战场才算危险,在朝廷中做事也很危险。几句话揭露了当时社会中官场生活的险恶。直谏:指不加讳护地犯颜力谏。直言:直接了当地发表意见。临战:身临战场。立朝:指在政府中担任官职。

  【不识农夫辛苦力,骄骢踏烂麦青青】语出唐代盂宾于《公子行》诗。纨绔子弟不懂得农民耕作的辛苦,任凭奔马把绿油油的麦苗踏烂。二句诗活画出了权豪子弟骄横而又愚蠢的丑恶形象。农夫:农民。骄骢(cōng):骄纵不驯的马。

  【不读书有权,不识字有钱,不晓事倒有人夸荐】语出元代无名氏《朝天子·志感》曲。不读书,不识字,不谙于事,却手中有权,囊中有钱,并且还受到人们的赞扬和举荐。三句话揭露当时社会黑白颠倒的腐败政治,可谓深刻。唐代聂夷中《公子行》诗之二:“一行书不读,身封万户侯。”夸荐,夸奖和推荐。

  【太平本是将军定,不许将军见太平】语出元代《赚蒯通》杂剧第一折。天下太平的局面本来是将军创造的,但是将军却不被允许看到天下太平的景象。二句话揭露封建统治者卸磨杀驴的凶残本性。

  【日中为乐饮,夜半不能休。岂知阌乡狱,中有冻死囚】语出唐代白居易《歌舞》诗。富贵者们从中午开始宴饮,蓟半夜三更尚不肯罢休。可知道,阌乡狱中,已有囚犯冻死!一边是富贵者的狂欢豪饮,一边是囚犯寒冻致死,对比何等强烈!日中:太阳正当午。休:停止。岂:哪里。阌(wén)乡:旧县名,在今河南省。

  【今来县宰加朱绂,便是生灵血染成】语出唐代杜荀鹤《再经胡城县》诗。这次再来,县太爷已经受到了特殊奖赏——佩戴上了朱绂,当然,这朱绂正是用无数百姓的鲜血染成的!二句诗说明封建官吏加官进爵是用压榨、屠戮人民换来的。前二句是:“去岁曾经此县城,县民无口不冤声。”县宰:县令,一县之长。加朱绂(fú弗):加封系官印的红丝带,以县官的官阶,本没有资格有朱绂,“加朱绂”是对功劳大的县官的特殊赏赐。生灵:老百姓。

  【风吹芳兰折,日没鸟雀喧】语出唐代李白《送裴十八图南归嵩山》诗之一。恶风把芳花兰草吹断,鸟雀在暗夜中喧嚣。喻指贤能之士受到权臣打击,朝廷黑暗,奸佞嚣张一时。

  【风林无宁翼,急湍无纵麟】语出宋代陈亮《法深无善治》。在劲风吹刮的树林中,没有安宁的鸟儿;在湍急的水流中,没有悠游的鱼儿。喻指在严刑峻法之下。社会一定不能安宁。宁:安宁。翼:翅膀,代指鸟。急湍:急流。纵:直。麟:当为“鳞”,代指鱼。

  【六月禾未秀,官家已修仓】语出唐代聂夷中《田家》诗。六月份禾苗还没有开花吐穗,官府就已经修好了粮仓。言下之意是;又要征收赋税了。二句诗含蓄而又深刻地写出了反动统治阶级对劳动人民的残酷剥削。秀:庄稼抽穗开花。官家:官府。

  【文章憎命达,魑魅喜人过】语出唐代杜甫《天末怀李白》诗。好文章厌恶作者命运显达,吃人的魑魅巴不得有人从自己身旁走过。前句系愤语,实谓文才出众者总是命运多舛;后句喻奸佞小人总不忘加害君子。二句诗深刻揭露了封建社会人才受挤,奸邪横行的黑暗政治。命达:命运显达,官运亨通。魑魅(chī mèi吃妹):传说为山林中的害人妖怪。

  【文籍虽满腹,不如一囊钱】语出《后汉书·赵壹传》。满腹的学问,还不如一袋臭铜钱!讽刺东汉末年轻视知识学问,追逐财物权势的社会风气。文籍:文章书籍,指学问。囊:袋。

  【为天下之大害者,君而已矣】语出清代黄宗羲《明夷待访录·原君》。天下最大的祸害不过是君主罢了。作者批判君主专制制度,可谓痛快淋漓,一针见血。

  【为国忠臣者半死,而为国谏臣者必死】语出唐代陈子昂《申宗人冤狱书》。身为国家的忠臣,就已死了一半;而身为国家的谏臣,则必死无疑。二句话把封建社会忠直之臣不容于朝的事实揭露得至为深刻。谏臣:直言规劝之臣。

  【为高台者,必有洿池;为安乘者,必有茧足】语出清代唐甄《潜书·大命》。有高大的楼台,一定就有低洼的水池;有乘坐车子的人,就一定有脚掌上长茧的人。喻指有奇富之人,就一定有至贫之家。洿(wū乌)池:池塘。洿,低洼之地。安乘(shèng):安车,古时的一种可以安坐的小车。茧足:长满茧子的脚。

  【为善的受贫穷更命短,造恶的享富贵又寿延】语出元代关汉卿《窦娥冤》杂剧第三折。为人处世心地善良的人贫苦困穷并且寿命短暂,心地险恶做尽坏事的人却过着富乐尊贵的生活并且寿命久长。二句话把当时那种是非颠倒的社会本质一针见血地揭露出来。更:又。

  【水银为海接黄泉,一穴曾劳万卒穿】语出明代高启《阖闾墓》诗。用水银浇注成大海,一直通到黄泉;仅一个墓穴就用了上万个士卒挖掘。二句诗对挥霍无度,愚劣昏钝的反动君主作了至为深刻的揭露和无情鞭挞。水银为海:《吴越春秋》:阖闾墓“广六十里,水深一丈,铜椁三重,倾水银为池六尺,黄金珍玉为凫雁”。黄泉:地下的泉水。穴:墓穴。穿:挖掘开凿。

  【未闻一语及民生,但言桥圮路不平;未知何以惠编氓,却怪壶浆不远迎】语出清代刘廷玑《劝农行》诗。没听到一句话谈及人民生活,满嘴都是抱怨桥梁倒塌、道路不平;没得知究竟如何给人民以好处,反而听到怪罪人民不携带物品高接远迎。四句诗对当时社会中地方官根本不理会民间疾苦,虚应“劝农”故事的现象作了深刻地揭露。民生:人民生活。圮(pǐ匹):毁坏,倒塌。惠:使得到恩惠。编氓:编入户籍的普通人民。壶浆:酒浆,代指礼品。

  【去时里正与裹头,归来头白还戍边】语出唐代杜甫《兵车行》诗。刚去当兵时,还是里正替他裹头;年老回家,不料再一次被征去戍守边塞。二句诗写唐玄宗的穷兵黩武,可谓一针见血。里正:《通典·食货三》记载:唐制,“凡百户为一里,里置正一人。掌按比户口,课植农桑,检察是非,催驱赋役”。与:给。裹头:包头巾。

  【世混浊而不清,蝉翼为重,千钧为轻】语出战国屈原《卜居》。意谓世道混浊不清,蝉的翅膀成了重的,千万斤重的东西反而成了轻的。喻指是非颠倒,小人得重用,贤人被轻视。钧:古代重量单位,三十斤为一钧。

  【古人欲达勤诵经,今世图官免治生】语出晋代葛洪《抱朴子·审举》。古时候的人们想飞黄腾达就孜孜不倦地记诵经典,现在的人们为了谋取官职则根本不顾及家业。二句话乃汉桓帝、汉灵帝时广为流传的民谣,意在讽刺当时官府卖官鬻爵、富人倾囊捐官的黑暗政治。达:显达。治生:谋生计;经营家业。

  【古之仕也以行其道,今之仕也以逞其欲】语出隋代王通《中说·事君篇》。古时候做官是为了推行自己的政治主张,现在做官则是为了实现个人的私欲。两句话通过鲜明的对比,极其深刻地揭露了当时社会的官场作风。仕:做官。道:指一定的政治主张。逞:肆意地攫得,达到。

  【古之仕者为人,今之仕者为己】语出宋代杨时《河南程氏粹言·论政篇》(程颐语)。古时候作官是为了别人,现在作官则是为了自己。仕者:作官的人。

  【古之取天下也,以民心;今之取天下也,以民命】语出唐代皮日休《读司马法》。古时候取得天下,靠的是民心归附;现在取得天下,靠的是屠杀人民的性命。几句话说得十分大胆、深刻。

  【古之为政者,身任其劳,而贻百姓以安;今之为政者,身享其安,而贻百姓以劳】语出元代张养浩《牧民忠告·宣化》。古代临民理政的,自己承担着劳苦,而把安适留给百姓;现时的临民理政的,自己享受着安适,而把劳苦留给百姓。任:承受,承担。贻:留下。

  【古之官人也,以天下为己累,故己忧之;今之官人也,以己为天下累,故人忧之】语出唐代皮日休《鹿门隐书》。古时候做官的,把天下人视为自己的负担,因而心里时时忧念着他们;现在的做官的,把自己当成天下人的负担,因而是天下人忧念着他。几句话把当时统治阶级的寄生、腐朽本性一下道破。累:累赘,负担。

  【古之置吏也,将以逐盗;今之置吏也,将以为盗】语出唐代皮日休《鹿门隐书》。古时候设置官吏,是用来驱逐盗贼;现在设置官吏,是让他们充当盗贼。这几句话,对于当时的反动政治,不啻当头一棒。

  【东屯平田秔米软,不到贫人饭甑中】语出宋代范成大《夔州竹枝歌》诗之六。东屯平整的田地上出产的粳米十分绵软,但它到不了穷人的饭锅里!二句诗有力地揭露了剥削阶级自私自利,残民逞己的反动本性。东屯:地名,在今四川省奉节县。平田:平地上的田,别于山田。秔(jīng)米:粳米。杭,“粳”的异体字。甑(zèng):古代做饭用的一种瓦器。

  【东风满天地,贫家独无春】语出宋代罗与之《商歌》诗。东风劲吹,绿满大地,可穷苦人家唯独领受不到一丝春意,仍在忍受冬寒。二句诗写劳动人民的苦难生活,深含着一种不平之气。东风:春风。

  【只手遮天曾几时?万人有口终能说】语出明代瞿式耜《送洪半石归楚》诗。一手遮天的事情能维持多久?天下的人们谁都有一张嘴,到时候就会把一切是非全说清楚。意谓一手不能遮天,是非自有公论。只手:一只手。几时:多长时间。

  【用力者使于人,用心者使人】语出唐代韩愈《圬者王承福传》。凭气力劳动的人被人役使,凭心智劳动的人役使别人。这是剥削阶级的传统偏见。使于人:被人使用。使人:使用别人。

  【鸟尽而弓弃,兔讫而犬烹】语出晋代葛洪《抱朴子·良规》。飞鸟全打下来了弓箭也就随之被抛弃,兔子全捉住了猎狗也就随之被烹煮。喻指战功赫赫的将领一旦天下安定了就遭统治者的杀害。讫:完毕,终了。烹:煮。

  【宁逢恶虎,不逢善兵】语出清代唐甄《潜书·仁师》。宁愿碰上凶恶的老虎,也不愿意碰上哪怕是善良的军队。意谓再善良的军队也要比凶恶的老虎凶残得多。二句话把当时那种社会反动军队残杀人民的本性揭露得至为深刻。兵:军队。

  【民之饥者,以其上食税之多也,是以饥】语出《老子》七十五章。意谓老百姓的饥荒是因为统治者吞食租税太多造成的。谴责统治阶级的苛政,主张不要对老百姓进行过分的剥削。上:指上层统治阶级。税:租税。

  【民之难治,以其智多】语出《老子》六十五章。人民所以难统治,是因为他们富有智慧。这暴露了老子用愚民政策统治天下的主张。

  【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语出《论语·泰伯》。老百姓只可以使他们按照我们的意愿做事,而不可以使他们知道这样做的原因。这是一种“愚民政策”,显然是反动的。由:顺从,按照。

  【边庭流血成海水,武皇开边意未已】语出唐代杜甫《兵车行》诗。边疆地区两军相残早已血流成河,可汉武帝还在继续拓展疆土,全然没有收敛的意思。二句诗对当时统治者发动不义战争,毫不顾惜人民的生命的残忍行径作了深刻的揭露。边庭:边疆地区。武皇:汉武帝刘彻,此实指唐玄宗李隆基。意未已:没有停止的意思。

  【老农背脊晒欲裂,君王犹道深宫热】语出宋代杨万里《白纻歌舞四时词》诗。老农顶着烈日种田,脊背都要晒裂了;君王深居宫中,还喊着热得要命。农民的辛苦和统治者的安逸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地也,你不分好歹何为地?天也,你错勘贤愚枉做天】语出元代关汉卿《窦娥冤》杂剧第三折。大地啊,你分不出好人坏人,有什么资格再作地?苍天呀,你以贤为愚、以愚为贤白作天!几句声声血、字字泪的控诉,径直指向了昏愚透顶的封建统治者,具有震惊人心的强大力量。勘(kān):复查并作出判定。枉:徒然。

  【地不知寒人要暖,少夺人衣作地衣】语出唐代自居易《红线毯》诗。地不辨寒热人却需要温暖,少干那些抢人衣服织编地毯的恶事!二句诗对反动统治阶级不顾人民死活,纵欲享乐的恶行给予愤怒的斥责。地衣:即地毯。

  【西风战舰成何事?空送年年使客舟】语出宋代刘过《登多景楼》诗。在西风习习的秋天,战舰往返不停,到底是为什么事?原来只是在护送每年都要向金人进贡的船只!二句诗把南宋统治阶级苟且偷安、屈辱事金的可耻行径一针见血地揭露出来,表现了作者炽烈的爱国情怀。战舰:指南宋王朝的舰船。空:徒自。使客舟:出使客国的船只,指南宋向金人纳贡的船只。

  【百回杀人身合死,赦书尚有收城功】语出唐代王建《羽林行》诗。上百次地杀人害命罪该处死,可是皇帝的赦书上说其人还有收复城池的战功。二句诗揭露了当时社会上羽林恶少行凶作恶而又逍遥法外的现实,矛头直接指向最高统治者。合:应该。赦书:免罪的文书。

  【夸愚适增累,矜智道逾昏】语出唐代陈子昂《感遇》诗之十九。夸耀劳民伤财的蠢举,恰恰为自己添加了忧患;卖弄智巧,则政治更加昏乱。二句诗是作者对武则天滥用民力,大兴佛事之举的斥责。现可用来说明夸耀愚见,只会给自己增加拖累;卖弄聪明,到头来反而使自己糊涂无知。夸愚:夸耀愚蠢的举动。愚,原指武则天广建佛寺,劳民伤财的行为。适:正好。累:麻烦,《战国策·秦策一》:“此国累也。”高诱注:“累,忧也。”矜智:卖弄智巧,原指武则天企图利用佛教愚弄人民。

  【尧行道德终无敌,秦把金汤可自由】语出唐代李山甫《上元怀古》诗之一。尧一意推行道德教化,最终也无人能够取胜于他;秦朝把持得像金城汤池,自己是否万事如意?意谓苛政并不能有助于巩固统治。尧:传说是我国上古时候的贤明的帝王。行:一作“将”。秦:指秦朝,秦始皇统一六国后建立的我国第一个专制主义中央集权的封建王朝。把:把持。金汤:“金城汤池”的略称,原指防守坚固的城邑,此喻苛暴政治。自由:随意。

  【当今之选,非钱不行】语出唐代张鷟《朝野佥载》卷一。现在选任官吏,不用钱贿赂是不能中选的。二句话讽刺当时社会选以贿成的黑暗政治。选:指选任官吏。

  【岂知两片云,戴却数乡税】语出唐代郑遨《富贵曲》诗。岂不知,富家女子两个发髻上的金银饰品,值得上好几个乡的税收!二句诗揭露了统治阶级穷奢极侈的生活。两片云:两个发髻。云,喻头发。

  【朱门几处看歌舞,犹恐春阴咽管弦】语出唐代李约《观祈雨》诗。几家朱门大院内,人们正在很有兴致地观赏着歌舞;他们甚至担心,阴沉沉的天会使乐器的音响变得不那么清脆悦耳了。二句诗借对豪贵人家荒嬉生活的描写,揭露了他们寄生、腐朽的阶级本性。朱门:红漆大门,代指豪富人家。春阴:春季里阴天。咽(yè叶):声音阻塞。管弦:管乐和弦乐,泛指乐器。

  【朱门沉沉按歌舞,厩马肥死弓断弦】语出宋代陆游《关山月》诗。高大森严的红漆大门内,正按着节拍且歌且舞,马棚里的战马整天不断地吃食,都肥死了,长弓也因长时间闲置而断了弦。二句诗深刻揭露了统治阶级贪图享乐,不思御敌的腐朽生活。朱门:红漆大门,指达官贵人之家。沉沉:森严深邃貌。厩(jiù旧):马棚。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语出唐代杜甫《自京赴奉先县咏怀五百字》诗。豪富人家的美酒珍馐漂散着香气,野路上却躺着一具具冻死者的尸骨。二句诗极其形象地揭示了当时的贫富不均和阶级对立状况。朱门:红漆的大门,指豪富之家。臭:香气。

  【朱门粲灯火,歌舞临酒池】语出宋代戴复古《元宵雨》诗。在元宵之夜,贵族豪门之家张灯结彩,灯火辉煌,轻歌曼舞,以酒为池,做长夜之饮。二句诗谓旧社会元宵节时豪贵之家的侈华。朱门:喻指豪门贵族之家。粲:鲜明。酒池:以酒为池。谓极其豪侈。

  【年年战骨埋荒外,空见蒲桃人汉家】语出唐代李颀《古从军行》诗。每年都有许多战死者的尸骨掩埋在边远之地,只是见到有葡萄进了汉家。二句诗画龙点睛地写出了反动统治者草菅人命的罪恶行径。荒外:外远地方。空:徒,只是。蒲桃:即葡萄。汉家:中国,代指最高统治者。

  【年年道我蚕辛苦,底事浑身着苎麻】语出唐代杜荀鹤《蚕妇》诗。年年都说我们采桑养蚕十分辛苦,可为什么我们总是穿着麻布衣裳?二句诗表达了蚕妇对统治阶级剥夺她们劳动果实的罪恶行径的强烈愤恨。道:说。底事:何事,为什么。着苎(zhù注)麻:穿苎麻布做的衣服。

  【任是深山更深处,也应无计避征徭】语出唐代杜荀鹤《山中寡妇》诗。即使到了深山之中最僻远的地方,也难以逃脱赋税和徭役。二句诗将反动统治者残酷剥削的无孔不入,劳动人民无路可走的现实一语写尽。任是:任凭是。征徭:赋税和徭役。

  【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语出清代曹雪芹《红楼梦》第七十七回。二句话原本是劳动人民对那些为所欲为、专横跋扈的反动官吏的辛辣嘲弄,后也用以形容那些只许自己胡作非为,对他人的正常行为却横加限制的人。宋代陆游《老学庵笔记》:宋代有个叫田登的州官,忌讳别人说与他名字同音的字,谁要违犯了,严加鞭打。于是整整一个州的人都称灯为火。每逢正月十五灯节,官榜便宣布:“本州依例放火三日。”现常说: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众踥蹀而日进兮,美超远而逾迈】语出战国屈原《九章·哀郢》。众小人到处钻营,天天接近君主,贤良的君子只能远远地离开并越来越被疏远了。踥蹀(qiè dié妾蝶):行走,这里指小人到处钻营。美:指贤良君子。逾迈越来越远。逾,越。迈,远行。

  【农夫心内如汤煮,楼上王孙把扇摇】 语出明代施耐庵《水浒传》第十六回。庄稼人心急如焚,公子王孙却在高楼上摇扇取凉。二句话揭露统治阶级只顾自己舒服,不管人民死活的反动本性。前二句是“赤日炎炎似火烧,野田禾稻半枯焦”。王孙:泛指贵族子弟。

  【尽瘁以仕,宁莫我有】语出《诗·小雅·四月》。鞠躬尽瘁地为国尽职,却得不到好的待遇。意谓赏罚不公。瘁:劳累。仕:做官,任职。宁:而。有:亲善。

  【纨绔不饿死,儒冠多误身】语出唐代杜甫《奉赠韦左丞丈二十二韵》诗。富贵人家的那些花花公子从来不用为生计操心,读书人却常常穷困潦倒。二句诗尖锐地揭露了当时社会贤愚错置的黑暗现实。纨绔(wán kù丸裤):纨,很细的丝织品。绔,同“裤”。纨绔指富家子弟的华美的衣着,此代指富家子弟。儒冠:儒生头戴的帽子,此代指儒生。

  【却骐骥而不乘兮,策驽骀而取路】语出《楚辞·九辩》。抛弃千里马不骑,却赶着劣马上路。喻指抛弃贤才,而重用小人。却:抛弃,拒绝。骐骥:良马,喻贤人。策:古代称马鞭,这里用作动词,“赶”的意思。驽骀(nú tái奴抬):劣马,喻平庸小人。取路:上路。

  【花下一禾生,去之为恶草】语出唐代聂夷中《公子家》诗。花下面长出一株禾苗,很快就被当成野草而锄掉了。二句诗讽刺纨绔子弟只知玩乐,不懂稼穑之难的寄生本性,隐含对以好为恶的腐败政治的嘲弄。恶草:有害的野草。

  【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语出《孟子·滕文公上》。从事脑力劳动的人统治人,从事体力劳动的人被人统治。这是孟子对国家管理分工的论述。管理国家,分工是必要的,但劳动人民只能被人统治的观点,是形而上学的,片面的。劳心者:指从事脑力劳动的人。劳力者:指从事体力劳动的人。

  【吾力足以举百钧,而不足以举一羽;明足以察秋毫之末,而不见舆薪】语出《孟子·梁惠王上》。我的力气足以举起三千斤但不能举一根羽毛;眼力足以看到鸟兽新长的细毛却看不见一车柴禾。此句用一种不可能的自相矛盾的比喻,说齐宣王施仁政于百姓,不是不能而是不为。后以“明足以察秋毫之末”形容人的眼光明亮、观察入微。钧:古代重量单位,三十斤为一钧。明:眼力。秋毫:指秋天鸟兽新长的细毛。末:指细毛的末端。

  【佞是福身体,忠是丧己源】语出唐代孟郊《吊比干墓》诗。花言巧语是得福受益的根本,忠直贤良是丧身毙命的祸源。二句诗深刻揭露了腐败政治下奸佞得势、忠良沦没的不合理现象。佞(nìng):用花言巧语诌媚人。本:本源,根据。

  【彤庭所分帛,本自寒女出。鞭挞其夫家,聚敛贡城阙】语出唐代杜甫《自京赴奉先县咏怀五百字》诗。朝廷赏赐群臣的丝织品,都是贫苦妇女所织。是地方官鞭打她们的丈夫,到处搜刮,然后进献给了朝廷。四句诗无情揭露了封建统治者欺压劳动人民、榨取其血汗的强盗行为。彤(tóng)庭:彤,朱红色,宫殿楹柱多以此色涂饰,故称彤庭,此指朝廷。帛:丝织品。寒女:出身贫寒的妇女。聚敛:搜刮。贡:进献。城阙:城门,此指京城。

  【闲时故把忠臣慢,差时不听忠臣谏,危时却要忠臣干】语出元代郑廷玉《楚昭公》杂剧第一折。平常时候慢待忠臣,出现问题时也不听忠臣的规劝,到了形势危急的时候却要忠臣去奋力补救。三句话把昏庸的统治者的自大和无能揭露得十分显明。闲时:无事时,平时。慢:怠慢。谏:规劝。

  【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语出唐代王之涣《出塞》(一作《凉州词》)诗。羌笛何必吹着《折杨柳》的曲调,伤叹杨柳不青呢。要知道,春风是吹不过那玉门关的。二句诗暗喻统治者不关心出关戍守的士兵的艰苦生活,不给他们以温暖。羌笛:羌族的一种竹制乐器。杨柳:指北朝乐府《折杨柳》曲。玉门关:在今甘肃省敦煌县西,古时是通西域的要道。

  【沉沉海底生珊瑚,历历天上种白榆】语出唐代白居易《涧底松》诗。珊瑚生在深不可见的海底,白榆星在天上却清楚可见。谓寒士位卑才干不得施展,而贵族位尊却都是些平庸之辈。沉沉:形容极深。历历:清楚。白榆:原指星,此借指榆树,喻凡材。

  【穷巷秋风起,先摧兰蕙芳】语出唐代刘禹锡《萋兮吟》诗。从阴暗街巷里吹来阵阵秋风,劈头摧折了兰蕙两种香草。这里以秋风代指反动势力,兰蕙代指贤能之士,揭露反动势力对贤能之士恨入骨髓,必欲置之死地的险恶用心。穷巷:偏僻阴暗的小巷。兰蕙:两种香草。

  【君子创业垂统,为可继也】语出《孟子·梁惠王下》。意谓封建帝王创立功业,传给子孙后代,是为了把基业继承下去。垂统:把基业传给后代。

【君王虽爱蛾眉好,无奈宫中妒杀人】语出唐代李白《玉壶吟》诗。我虽然能为君王喜欢,却不容于朝廷中那些嫉贤妒能的权臣。二句诗表现了作者怀瑾握瑜却不容于朝的处境。蛾眉:美女,系作者自比。宫中:后宫妃嫔,借指朝廷中的权臣。

  【君王舅子三公位,宰相家人七品官】语出清代洪升《长生殿·贿权》。君王的舅子占据了三公的职位,宰相家的人则做了七品县官。二句诗一针见血地揭露了封建社会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腐败政治。三公:辅助君王掌握军政大权的最高官员,各代有所不同。宰相:皇帝任用的总揽政务的官员。七品:古代官职分九个等级,七品为县官。

  【青青窗前柳,郁郁井上桐;贪乌占栖息,慈乌独不容】语出唐代自居易《和大嘴乌》诗。窗前的青柳,井边的茂桐,尽被大嘴乌霸占,嘴小的慈乌却不为所容。喻指当时奸臣当道、忠良受挤的黑暗现实。贪乌:即大嘴乌,据说它“攫搏性贪痴”(唐代元稹《大嘴乌》诗)。慈乌:嘴小而白的一种乌,据说它很慈孝,总是觅食养母。

  【表奏之文,下谀其上也;诰敕之文,上谀其下也】语出《朱子语类·论取士》。表奏一类的文字,是下级奉承上级的;诰敕一类的文字,是上级奉承下级的。几句话道出了旧时官场的虚伪。表奏:旧时下级呈给上级的两种文章体式。谀:奉承。诰敕(chì翅);古时上级下达给下级的文书。敕,诏命。

  【苛政猛于虎】语出《礼记·檀弓下》。意谓苛刻的政治比老虎还厉害。《三国志·魏志·杨阜传》:“苛政甚于猛虎。”苛:苛刻。

  【直如弦,死道边;曲如钩,反封侯】语出《后汉书·五行志一》。正直如弦的好人死在大路旁边,而邪曲如钩的人却封侯当官。这是东汉末年在京都流传的童谣。尖锐的对比,揭露了当时的黑暗政治。弦:弓弦。侯;封建社会贵族的一种爵位(共有公、侯、伯、子、男五等爵位)

  【垅上扶犁儿,手种腹长饥。窗下抛梭女,手织身无衣】语出唐代于溃《苦辛吟》诗。田地里扶犁耕种的男子,手上不停地忙碌,肚子里却饥肠辘辘;屋窗下投梭织布的女子,手在不断地织线成布,身上却衣不遮体。四句诗描写剥削制度下耕者不得食、织者不得衣的不合理现象。垅:田埂,代指田地。

  【林园手种惟吾事,桃李成阴归别人】语出唐代耿湋《代国中老人》诗。在果树园里亲手拾掇,是我一个人的事;桃树李树长大成荫后,果园却成了别人的。二句诗揭露了剥削制度下劳动果实不能为劳动者所有的不合理现象。手种:下手种植栽培,泛指全部管理。阴:同“荫”。

  【势家多所宜,咳唾自成珠】语出《后汉书·赵壹传》。有权势的人不论做什么事情都顺当,他们说的话自然句句都像宝贵的珍珠。揭露当时权贵们的专横跋扈。宜:合适。咳唾:比喻谈吐。

  【贤者不得行道,不肖者得行无道;贱者不得行礼,贵者得行无礼】语出宋代罗大经《鹤林玉露·末日风俗》。贤良的人不能推行道义,不肖之人却能肆行无道;卑贱的人不能奉行礼制,高贵的人却能肆行非礼。四句话慨叹衰败之世的污浊风气。无道:不合道义之事;暴虐之行。无礼:不合礼制之事;邪枉之行。

  【国赋三升民一斗,屠牛那不胜栽禾】语出清代龚自珍《己亥杂诗》之一百二十三。国家规定的赋税额是三升米,农民实际上却得交纳一斗;这样一来,干屠牛的行当怎么不比种庄稼强呢?二句诗揭露了当时统治阶级对劳动人民的恣意勒索。那:通“哪”,怎么。胜:强于。栽禾:种庄稼。

  【凭君英话封侯事,一将功成万骨枯】语出唐代曹松《已亥岁》诗之一。请你不要再说封侯的事了,一个将军功成名就,就会有上万百姓牺牲生命。二句话极其深刻和有力地揭露了封建社会中统治阶级的成员靠牺牲人民的生命来换取自己的加官进爵的罪恶行径。

  【舍彼有罪,既伏其辜】语出《诗·小雅·雨无正》。统治者放走那些有罪的人,并完全隐瞒他们的罪恶。讽刺当时的权贵利用手中权力,包庇坏人。既:尽,完全。伏:隐藏。辜:罪。

  【狐裘龙茸,一国三公,吾谁适从】语出《左传·僖公五年》。狐皮袍子散乱、蓬松,一个国家有三公,我究竟该听从谁?意谓政出多门,不知所从。狐裘:狐皮袍子。龙茸(lóng róng蒙荣):散乱、蓬松的样子。三公:指晋献公与二公子夷吾、重耳。适:往。从:听从。

  【变白以为黑兮,倒上以为下】语出战国屈原《九章·怀沙》。把白色的说成黑色的,把上颠倒过来作为下。说明黑白颠倒,是非混淆,贤愚不分。

  【官仓老鼠大如斗,见人开仓亦不走】语出唐代曹邺《官仓鼠》诗。官府粮仓里的老鼠个大如斗,看到有人来开仓门,也不遁逃。二句诗借官仓老鼠,暗刺那些吮吸人民血汗的贪官污吏。《史记·李斯列传》:“李斯者,楚上蔡人也。年少时,为郡小吏,见吏舍厕中鼠食不洁,近人犬,数惊恐之。斯入仓,观仓中鼠,食积粟,居大庑之下,不见人犬之忧。于是李斯乃叹曰:‘人之贤不肖譬如鼠矣,在所自处耳。’”二句诗本意于此。

  【官家但恨仓廪贫,不知淮南人食人】语出明代边贡《运夫谣送方文玉督运》诗。官府只怨恨国家的粮仓里粮食不多,却不知道淮南地方已经出现了人吃人的现象。二句诗极其尖锐地揭露了反动统治者只知道盘剥人民,不管人民死活的万恶本性。官家:官府,政府衙门。恨:怨恨。仓廪(lǐn):储藏米谷的仓库。贫:空乏。淮南:淮水以南地方。

  【试问丰狐人,岂知寒觳觫】语出清代魏源《偶然吟十八首呈婺源董小槎先生为和师感兴诗而作》诗之十二。请问穿着厚实的狐毛大裘的人,你们可知道世界上还有冻得直打哆嗦的人?二句诗表现了作者对富而不仁者的痛恨之情和对劳苦大众的无比关心。丰狐人:穿狐裘的人。岂知:难道不知道。觳觫(hú sù胡速):发抖。

  【驽马驰,骏马悲;骏骨朽,驽马肥】语出清代梁佩兰《金台吟》诗。劣马得意洋洋地奔驰,千里马却在一边悲伤;千里马的骨头都朽烂了,劣马却养得膘肥体壮。四句诗以驽马和骏马的不同命远,揭露了当时社会上人才受挤、愚人得势的反常现象。驽(nú奴)马:跑不快的马,劣马。骏骨:骏马之骨。

  【建官以利民,有害民而得官;用人以立国,有误国而得用】语出宋代杨万里《庸言》。设立官职是为了便利人民,可是有的人因为坑害人民而得到官职;选任官吏是为了治理国政,可是有的人因为荒误国政而得到任用。几句话慨叹黑暗社会是非颠倒的用人之道。立国:谓治理国政。

  【春风举国裁宫锦,半作障泥半作帆】语出唐代李商隐《隋宫》(一作《隋堤》)诗。春风乍起,全国各地都忙着剪裁宫锦,—半做成御马的障泥,一半做成龙船的风帆。二句诗将隋炀帝出游时的劳民伤财、穷奢极侈,揭露得淋漓尽致。宫锦:专供宫廷使用的锦。障泥:垫马鞍的马鞯两旁垂下去用来障蔽泥土的东西。

  【荒山半寸无遗土,田父何曾一饱来】语出宋代杨万里《发孔镇晨炊漆桥道中纪行》诗。荒山上种满了庄稼,连半寸空地也没留下;即使这样,农民又有哪个时候吃过一顿饱饭?封建剥削的苛重,由此可见一斑。田父:老农,农民。

  【拼却老红一万点,换将新绿百千重】语出宋代杨万里《又和风雨》诗之二。除去枝头上的万片残花,换来成百成千的新生绿叶。二句诗写暮春时节花飘叶绿景色,原是讽刺当时朝中正臣遭受排挤,奸佞之人一时得势情况。后常反用其意,喻指前辈不遗余力地引荐新人,拼却:舍弃掉。老红:衰败的花。换将:换得。

  【轻则鸿毛沉水,重则磐石凌波】语出北周庾信《拟连珠》之三十六。轻物当浮,但鸿毛却能沉入水中;重物易沉,但大石头却能浮在水面。比喻有权势者为所欲为,指鹿为马。鸿:大雁。磐石:重而厚的石头。凌波:超渡水波。

  【战士食糟糠,贤者处蒿莱】语出三国阮籍《咏怀八十二首》诗之三十一。战士吃的是酒渣和糠皮,贤人则沦没草野之中。批评魏王不体恤士卒,不重用贤人。蒿莱:野草,引申指草野。

  【虐人害物即豺狼,何必钩爪锯牙食人肉】语出唐代自居易《杜陵叟》诗。残民生夺民物的便是豺狼,何必非是长有尖如钩子的爪子、利如锯齿的牙齿、直接饮血食肉呢!二句诗表达了作者对反动统治者的无比愤怒。

  【贵有风雪兴,富无饥寒忧】语出唐代自居易《歌舞》诗。富贵者只有吟风赏雪的雅兴,哪里用得着为忍饥受寒担忧!二句诗既揭露了富贵者寻欢作乐的奢靡生活,又画龙点睛地反映了下层人民的困苦生活,对比强烈,催人深思。

  【贵者恒有余,贱者常不足】语出清代梁佩兰《杂诗》。高贵之人永远有享用不尽的珍馐美味,低贱之人一直苦于衣不蔽体、食不果腹。二句诗十分深刻地揭露了当时那种社会的阶级对立。恒:永远。

  【咳唾成珠玉,挥袂出风云】语出《晋书·夏侯湛传》吐一口唾沫可以化成珠玉,挥一挥袖子可以生出风云。《后汉书·赵壹传》作“势家多所宜,咳唾自成珠”;唐代李白《妾薄命》有“咳唾落九天,随风生珠玉”句。多喻权臣的专横跋扈。后也有以“咳唾生珠”,比喻谈吐精当、出口佳句的。袂(mèi):袖口。

  【咳唾落九天,随风生珠玉】语出唐代李白《妾薄命》诗。吐一口唾沫从天空极顶落下,便随风化成珠玉。原是形容汉武帝刘彻的皇后阿娇受宠时的气焰之盛,后用来泛指得势一时的权臣不可一世的丑态。九天:天的最高处。

  【顺吾意则生,逆吾心则死】语出《庄子·盗跖》。符合我的意思就叫你活,违背我的心意就叫你死。意谓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侯门一人深如海,从此萧郎是路人】语出唐代崔郊《赠去婢》诗。进了权贵之家,就像是落入了深不可测的大海,从这以后,萧郎便成了陌生的路人。二句诗写自己的恋人被劫夺的悲哀,含而不露地斥责了那些富贵的人家。侯门:有权势的人家。萧郎:原指梁武帝萧衍。《梁书·武帝纪上》: ()俭一见深相器异,谓庐江何宪曰:‘此萧郎三十内当作侍中,出此则贵不可言。’”后以泛指所亲爱或为女子爱恋的男子,此处系作者自称。路人:过路人,喻不相干的人。

  【狡兔死,良狗亨;高鸟尽,良弓藏;敌国破,谋臣亡】语出《史记·淮阴侯列传》。狡猾的野兔死尽,好猎狗就要被烹食;高飞的鸟没有了,好弓就要被废弃不用;敌国攻破了,出谋划策的大臣就要被杀。《淮南子·说林训》: “狡兔得而猎犬烹,高鸟尽而强弩藏。”比喻事成见弃,旧多指功臣被杀。狡:狡猾。亨:同“烹”,烧煮。藏:收藏。

  【美人首饰侯王印,尽是沙中浪底来】语出唐代刘禹锡《浪淘沙》词之六。美人的首饰、王侯的金印,都是从浪底沙中淘金制成的。二句诗赞扬了劳动人民创造物质财富的巨大功绩,同时也反映了当时上层社会的奢侈生活与下层人民的艰苦劳动的鲜明对比。

  【将回日月先反掌,欲作江河唯画地】语出自唐代李贺《荣华乐》诗。要使太阳、月亮倒转,事先翻一下手掌即可;想开江凿河,只需在地上一画。二句诗写尽东汉梁冀独揽朝权时专横跋扈、为所欲为的嚣张气焰。

  【举秀才,不知书;察孝廉,父别居】语出《乐府诗集·杂歌谣辞·后汉桓灵时谣》。推举上来的才学优异的“秀才”,却没有学问;选拔上来的孝悌廉洁的“孝廉”,却和父母分居。讽刺汉代选举制度名不符实,揭露其政治的腐败。秀才:指才学优异的人,是汉代设立的选举人才的科目之一。察:选拔。孝廉:指孝顺廉洁的人,为汉代设立的选举科目之一。

  【觉悟当念还,鸟尽废良弓】语出晋代陶潜《饮酒二十首》诗之十七。觉醒了以后当辞官还乡,因为就像飞鸟射尽、良弓无用一样,统治者会把为其出过力的人除掉。说明功臣往往遭受不幸,应当归隐避祸。“鸟尽”句:本古歌谚。飞鸟尽,良弓藏”。《史记·越王勾践世家》:“蜚()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比喻功成见弃。

  【勇略震主者身危,而功盖天下者不赏】语出《史记·淮阴侯列传》。勇武谋略使君主感到威胁的,就会危险;功劳压倒天下的,就不会得到应有的奖赏。说明智谋功劳过高的人,会受到猜忌。震:震惊。盖:胜过,压倒。

  【耕牛无宿料,仓鼠有余粮】语出元代关汉卿《王闺香夜月回春园》(一作《钱大尹智勘绯衣梦》)杂剧头折。拉犁耕地的老牛没有过夜的草料,官仓的老鼠却有吃不完的粮食。二句话通过耕牛和仓鼠的鲜明对比,深刻揭示了劳动人民与统治阶级的对立。宿料:过夜的草料。

  【珠玉买歌笑,糟糠养贤才】语出唐代李白《古风》诗之十五。伎人的歌笑可以用重金买取,贤能之士只配以粗劣食物蓄养。二句诗将反动统治者沉湎于声色,不关心国家大政,糟踏人才、虐待贤能的本性揭露得可谓淋漓尽致。糟糠:酒糟、米糠,泛指粗劣食物。

  【莫言山积无尽日,百尺高楼一曲歌】语出唐代王建《织锦曲》诗。不要说织锦堆积如山永远不会用完,到那高楼上听歌伎唱一支歌就要浪费净尽。二句诗深刻地揭露了统治阶级荒淫侈靡的生活。山积:堆积如山。

  【莫言炙手手可热,须臾火尽灰亦灭】语出唐代崔颢《长安道》(一作《霍将军篇》)诗。不要说火焰盛烈炙手可热,用不了多久火就会熄灭,余烬也荡然无存。二句诗喻指权贵们专横跋扈不会长久。炙(zhì治):烤。须臾:一会儿。

  【恶波横天山塞路,未央宫中常满库】语出唐代王建《海人谣》诗。采珠的大海中恶浪滔天,运珠的陆路上山岭重重;即便是这样,未央宫里仍然是珠宝充盈。二句诗通过对海上人采珠纳税的艰辛的描述,讥刺统治阶级的贪暴无已。前二句是:“海人无家海里住,采珠役象为岁赋。”未央宫:西汉宫殿名,故址在今陕西省西安市内,此指唐朝皇宫。

  【贼仁者谓之贼,贼义者谓之残。残贼之人谓之一夫】语出《孟子·梁惠王下》。损害仁德的人叫他“贼”,损害道义的人叫他“残”。既“残”又“贼”的人,叫他“独夫”。后概括为“独夫民贼”,形容残暴不得民心的统治者。一夫:即独夫,指不得民心、失掉百姓的孤立者。

  【鸱枭鸣衡轭,豺狼当路衢】语出三国曹植《赠白马王彪》诗。鸱枭在车前喧嚣,豺狼在大路中间把持。比喻邪恶小人受重用而伺机害人。鸱枭(chī xiāo 痴消):似黄雀而小,其喙尖如锥,恶鸟,一说如猫头鹰一类的鸟,喻小人。衡轭(è厄):车辕前端的横木压在牲口颈上的部分。衢(qú渠):大路。

  【流到前溪无半语,在山做得许多声】语出宋代杨万里《宿灵鹫禅寺》诗。流进山前小溪后,山泉没有一点声息;可它还在山上的时候,却是叮冬作响!二句诗讽刺当时的士大夫,野居时满口高论,当官以后却了无建树。

  【难将一人手,掩得天下目】语出唐代曹邺《读李斯传》诗。意谓一个人的手再大,也难以遮住天下人的眼睛。喻指手段再高明,只要是做了坏事,也会被人发现。

  【桑柘废来犹纳税,田园荒后尚征苗】语出唐代杜荀鹤《山中寡妇》诗。桑柘早已毁灭,还要交纳丝税;田地早已荒芜,还要征收青苗税。二句诗将反动统治阶级对劳动人民的残酷剥削深刻而又具体地揭露出来。桑柘(zhè ):桑树和柘树,这二种树的叶子可以喂蚕。废:废弃。后:一作“尽”。尚:还。征苗:征收青苗税。青苗税是唐代宗广德二年(公元764)始设的田赋附加税。

  【绢未脱轴拟输官,丝未落车图赎典】语出宋代戴复古《织妇叹》诗。织成的细绢还没从机轴上卸下来,就已打算好把它交给官府;蚕丝还没纺成线,就已指望着用它赎回当掉的东西。二句诗反映了繁重的封建剥削下劳动人民的贫苦生活。拟:打算。输官:缴纳给官府。图:打算。赎典:赎回当掉的东西。

  【陶尽门前土,屋上无片瓦;十指不沾泥,鳞鳞居大厦】语出宋代梅尧臣《陶者》诗。陶者陶制屋瓦,用尽了自己门前的全部积土,可自己的房顶上还片瓦不挂;双手不沾泥的人,却住在瓦如鱼鳞般整齐排列着的高楼大厦里。四句诗把劳动人民与剥削者的对立尖锐地展示出来。陶:制作陶器。鳞鳞:如同鱼鳞细密整齐排列的样子。

  【骏马以抑死,直士以正穷;贤者摈于朝,美女摈于宫】语出《淮南子· 说林训》。骏马因为受压抑而老死,直士因为举止端正而困穷;贤才被排挤出朝廷,美女被摈除出后宫。抑:压抑。摈:摈弃,排挤。

  【黄钟毁弃,瓦釜雷鸣】语出战国屈原《卜居》。乐器黄钟被毁坏抛弃,瓦锅却响如雷鸣。喻指贤人被弃,小人得势。黄钟:古代的一种乐器。瓦釜 (fǔ):瓦锅,用粘土烧制而成的陶器。

  【梧桐巢燕雀,枳棘栖鸳鸾】语出唐代李白《古风》诗之三十九。燕雀安巢于梧桐,鸾凤一类的良鸟却栖宿于荆棘丛中。比喻是非颠倒,庸人当权,贤者见弃。巢:作窝。枳棘(zhǐ jí止吉):荆棘丛。鸳鸾:泛指鸾凤一类的鸟。

  【猛虎虽猛犹可喜,横行只在深山里】语出明代高启《猛虎行》诗。猛虎虽然凶猛,但还可以让人欣慰:它只是在深山里逞凶狂。二句诗意在言外,说明人世间还有比猛虎更凶猛的东西。作者这里隐指苛暴的政治。

  【欲加之罪,其无辞乎】语出《左传·僖公十年》。谓要给别人加上罪名,不怕找不到借口。现常用作“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指以莫须有的罪名故意陷害好人。辞:言辞,指借口。

  【鸾凤巢枳棘,鸱鸮集琅玕】语出元代王冕《寓意十首次敬助韵》诗。鸾和凤寄宿在荆棘丛中,鸱和鸮却聚集在美竹上边。喻指有才德的人处境恶劣,邪恶之人却处境优越。鸾凤:鸾鸟和凤凰,比喻贤俊之士。巢:作窝,寄宿。枳棘(zhǐ jí纸吉):多棘的树木,比喻险恶的处境和地位。鸱鸮(chī xiāo吃肖):鸱和鸮,鸱为猛禽,鸮食母,皆为恶鸟,比喻奸邪之人。琅玕(láng gān 狼甘):竹子。

  【竟举窥天管,争燃煮豆萁】语出宋代王禹偁《谪居感事》诗。终日仰着头,看着皇帝的脸色行事;彼此之间却像豆萁燃烧煮豆子一样互相残害。二句诗极为深刻地揭露了封建统治阶级内部勾心斗角的事实。竟:终日。举:仰着头。窥天管:从管孔中窥视皇帝。天,指皇帝。后句化用三国曹植《七步诗》:“煮豆持作羹,漉菽以为汁,萁在釜下燃,豆在釜中泣。”原喻兄弟相残,此喻同僚相害。萁(qí奇):豆子的秸秆。

  【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语出唐代杜牧《泊秦淮》诗。歌女不知道亡国的悲恨,在江的那边依旧唱着《玉树后庭花》的曲子。二句诗借商女辛辣地讽刺了那些醉生梦死、苟且偷安的上层人物,表达了作者可敬的爱国情怀。商女:以卖唱为职业的人,歌女。隔江:在江(即秦淮河)的对岸。后庭花:即《玉树后庭花》,它是南朝荒淫的陈后主创作的歌曲。陈后主每天都要和宠臣、嫔妃饮乐,终至亡国,故而后人称之为“亡国之音”。

  【裁此百日功,唯将一朝舞】语出唐代韦应物《杂体》诗之三。把这需用上百天的功夫才能织成的春罗裁制成舞衣,只是供一次歌舞之用。二句诗深刻揭露了豪门权贵荒淫奢靡的生活。此:指春罗(唐代一种丝织品)。将:供。

  【落日胡尘未断,西风塞马空肥】语出宋代辛弃疾《木兰花幔》词。一天到晚,金兵总是飞骑扬尘,不断寻衅;秋风吹起,边塞守军依然安坐不动,徒令战马肥壮!二句词对南宋政权苟且偏安的无能和可耻行为表示了极大的愤慨。胡尘:金骑兵所扬起的尘土。西风:秋风。塞马:边防军的战马。空:白白地。

  【朝中有人好做官】语出《儿女英雄传》第三十三回。朝廷里有可以依赖的人就容易当官。此句话揭露封建社会任人唯亲的黑暗政治,可谓一针见血。《荡寇志》第七十七回:“朝里无人莫作官。”

  【晶晶云子饭,生世不下咽;食者定游手,种者长流涎】语出宋代范成大《劳畲耕》诗。晶莹透亮的云子饭,有生以来不曾吃点;享用它的从不劳动,种植它的白白眼馋。四句诗写吴中地区农民耕不得食的社会现实,痛斥了政治制度的黑暗和不平。晶晶:明亮貌。云子饭:精美的饭食。云子,神仙服食之物。生世:平生。下咽:吞食。游手:不劳动的人。流涎:淌口水。

  【智者可卷愚者豪】语出唐代李白《梁甫吟》诗。有才干的人不能施展抱负,不学无术的人反而为所欲为,肆行无忌。这句诗写出了腐败政治贤愚不分这一普遍现象。卷:卷曲,使不能伸展。豪:强横,无所拘束。

  【貂不足,狗尾续】语出《晋书·赵王伦传》。貂尾不足,用狗尾代替。本指官爵太滥。古代近侍官员用貂尾做冠饰,但因滥封官,貂尾不够用,就用狗尾代替。后以“狗尾续貂”比喻以坏续好,前后不相称。现多指乱续前人的作品,或亦谦称自己的续作为续貂。

  【富人懒行而使人肩舆,贫人不得不行而又肩舆人】语出宋代晁说之《晁氏客语》。有钱人懒得自己行走而让人抬着,穷人不得不自己行走而又抬着别人。两句话揭露当时社会的贫富对立,十分深刻。肩舆:用人力抬杆的代步工具,其制为二长竿,中设软椅以坐人。

  【富者田连仟伯,贫者亡立锥之地】语出《汉书·食货志上》。富裕人家的田地紧连着田间的小路,贫穷的人却没有竖一只锥子的地方。二句话一针见血地揭露了当时贫与富两极分化的社会现实。仟伯:同“阡陌”,田间小路。亡:无。立锥之地:极言地方之小。

  【富家一席酒,穷汉半年粮】语出明代冯梦龙《醒世恒言·卢太学诗酒傲王侯》。富贵人家置办一桌酒席的花费,抵得上穷苦人半年的口粮。二句诗极其尖锐地揭露了当时社会统治阶级穷奢极侈的荒淫生活。

  【富豪役千奴,贫老无寸帛】语出宋代陆游《岁暮感怀以余年谅无几休日怆已迫为韵》诗。豪富之家役使着上千的奴仆,贫穷困老的人们却连一寸丝帛也没有。二句诗揭露当时的贫富对立,至为深刻。役:使唤。帛(bó博):丝织品的总称。

  【禄厚而税多,食口众者,败农者也】语出《商君书·垦令》。官吏的俸禄高,国家收税太多,又有一大群吃闲饭的,这些都是危害农业生产的。食口:指吃闲饭的人口。

  【蓝溪之水厌生人,身死千年恨溪水】语出唐代李贺《老夫采玉歌》诗。蓝溪水厌恨活人,死去的采玉人即使在千年之后也仍然怨愤溪水。二句诗委婉揭露了当时的统治者逼迫老百姓去险恶的蓝溪采玉,致使无数采玉人丧生的恶行,也将采玉人对统治者的愤恨,蓄藏在字里行间。蓝溪:在今陕西省蓝田县蓝田山中,出产玉石。

  【蓬莱有路教人到,亦应年年税紫芝】语出唐代陆龟蒙《新沙》诗。蓬莱仙山如果有路可使人前去的话,那里每年也得交纳紫芝作为赋税。二句诗极其生动有力地揭露了统治阶级残酷剥削的无所不至。蓬莱:传说为海外的三座仙山之一,是常人难到的地方。教:让。紫芝:传说为紫色的灵芝草。

  【德薄者恶闻美行,政乱者恶闻治言】语出汉代王符《潜夫论·贤难》。品德不好的人厌恶听赞扬美好行为的话,使政治混乱的人厌恶听使国家太平的话。说明贤才难以被昏君所用。薄:微少。恶(wù误):憎恨。

  【磐石千里,不可谓富;象人百万,不可谓强】语出《韩非子·显学》。有千里的石头地,不能说是富有;有上百万的假人,不能说是强大。磐(pán) 石:大石头。象人:古代陪葬用的木制或陶制偶人,即俑。

【凝云鼓震星辰动,拂浪旗开日月浮】语出唐代许浑《汴河亭》诗。鼓声震天简直要使行云凝滞,令星辰不住地摇动;旌旗拂浪,在其闪动时可使人见到水中日月的浮影。二句诗夸张而生动地写出了隋炀帝龙舟东游的赫赫声势,暗刺晚唐统治者生活奢靡、不修政事的现实。凝云:云凝而不流,形容鼓声之响亮。

关闭窗口
学校OA系统入口 | 教务处选课系统 | 学校就业网 | 下载专区 | VSB9平台入口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甘肃政法学院公安技术学院版权所有
地址:甘肃省兰州市安宁西路6号 邮编:730070 电话:0931-7601203